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暗香盈袖

保持童真,深情地活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个比较矛盾的人,外表看比较开朗乐观, 从容大胆,认真谨慎.其实自己是一个标准的居家女子,一旦放假了,就变成了背着壳的蜗牛,总喜欢呆在家里,穿着睡衣做做面膜,听听音乐,看看书,做做瑜珈,养养花草,做做家务......日子如此流淌.充实又单纯. 一直向往一种云淡风轻的意境,那是心灵深处的企盼. 任何事没有永远!所以请尽量充实自己,充实生活。请善待生活!呵呵!

网易考拉推荐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  

2013-04-09 13:05:40|  分类: 欣赏优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
赵赵谦虚地给自己的婚姻打80分

 

         无论说话还是写作,赵赵都透着一股子浓浓的京味儿。不久前,她和她的导演丈夫唐大年一起来沪。文字里的赵赵犀利、幽默,人称“女王朔”,但生活中的真人版,略显羞涩,“我从小就是这样,一见陌生人就特别紧张”。赵赵说,AB血型的她在朋友面前可谓是另一番景象,“大家一起讨论什么事情,他们经常受不了我的刻薄和‘毒舌’,说要被我折腾得死去活来了。她说,北京人说话就那样,真不是刻意的,大家喜欢互相攻击和互相侮辱,才显出彼此亲热。当着记者的面,唐大年直夸赵赵最大的优点就是俗,特别能接地气;而赵赵说,找到唐大年,就像找到一部活字典一样。

         赵赵仿佛天生为文字而生。从文案、媒体专栏,到小说、剧本,她都信手拈来,收获了一大批拥趸。自《动什么,别动感情》、《结婚进行曲》后,她蛰伏了很长时间,今年推出最新长篇小说《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》。这书名有点调侃的意思,她说,算是戏仿《穿PRADA的女魔头》吧。书中不少人物,真实生活中全有原型,小说写完,赵赵被朋友们戏称为“榨汁机”。

 

 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 

[文艺圈]

把朋友写进小说,有些人还特乐意

          记者:《穿“动物园”的女编辑》写的是浮华“时尚圈”。你在书的前言中写到,这本书最应该感谢的是那些“生动的朋友们”。就这样直接把你的朋友写进书里,他们是喜欢你写,还是惧怕你写?

        赵赵:故事中的人物确实都有原型。我的朋友好像都挺乐意被写的,有些人还特讨厌,要求我作为回报,把他们的真名也写进小说里。比如,伊娜和容萱,用的都是生活中的真实名字,但人物本身并不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    记者:在你的作品里,曾“出卖”过京城文艺圈哪些人的故事?

        赵赵:当专栏作家,难免会把真人抖出来。有时候,我们还一起玩,比谁下手最快,一个段子大家写。比如某人的小学同学,小时候被关在电梯里,长达40分钟,得了幽闭恐惧症。结果这故事被四五个人写进了作品。让那个同学觉得恐怖,说这样的圈子不能混。《动什么,别动感情》中,“小李美刀”这个人物,就是以石康为原型写的。石康不怕被写,他总是说,他在很慷慨地帮助我们,帮我们这些晚辈作家挣钱,其实他没比我大几岁。新书首发时,他还主动写书评,帮我站台。要换了别的活,他首先就是跟人谈好价钱。

        记者:那你和唐大年,是否也被写进过小说或电视剧?

        赵赵:石康早在我认识他们之前就写过唐大年,作家都是在写自己熟悉的生活。张弛的《我们都去海拉尔》里,把周围的人写遍了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:你们是否经常聚在一起,透露点八卦,比如石康?

        赵赵:写完《奋斗》,石康红了,谈得最多的就是挣钱。有段时间石康来我家,天天聊美国,聊到我都要哭了。当时还有老狼夫妇,他们几个听得全睡着了,石康还在那里聊,我还有两次活活被他循环往复的电视剧生意经说睡着。石康的优点就是体力好,别人要亢奋到这种程度就崩溃了,他不。他说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,工作十四个小时,根本没功夫见姑娘,就为了给中国编剧闯出一条商品化道路。

 

 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 

[幽默感]

        当别人招惹你,你还能开心地忍受

       记者:你被人称为“女王朔”,这个称呼让你受用么?

       赵赵:我2005年后就没见过王朔。这个称呼一点都不好,让我很尴尬,这是对王朔的玷污。没有人能超过他,特别是王朔到了后期写的,比如《千岁寒》,《和我们的女儿对话》,太好了,他现在完全是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,我进入不了那种状态,所以“女王朔”这种叫法,就不要再用了。

      记者:有人夸你的文字很幽默,你自己却说“我其实没什么幽默感”,你对幽默感的理解是什么?

       赵赵:我觉得,当别人招惹你的时候,你还能够很开心地忍受,这就是幽默感;但我在生活中不是,谁要是招我烦了,我准要顶回去。

       记者:你一路走来,曾受到过京城文艺圈哪些作家的提点?

       赵赵:接《动什么别动感情》剧本前,我并不会写剧本,回家先让戏文系毕业的丈夫给速成了一下。再写不下去的时候,就找王朔和刘震云开会,他们也没说很多,也没很严肃地说要怎么怎么写,轻松地聊天,happy地吃饭,有时候真就是一句话,就把剧情方向给指出条明道儿来。这三个人让我写剧本的起点很高,我很幸运。

 

 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 

[搏出位]

有些专栏就是胡说,误人子弟

       记者:你能用一句话来概括时尚圈的潜规则么?

       赵赵:不得不势利。

       记者:写剧本和写专栏,哪个更喜欢?

       赵赵:都不喜欢,能不干活就不干活,我要是写剧本,就说明我缺钱了。国内单纯靠出书,除了几个很畅销的作家之外,其余的收入都很清贫,每个月只能挣很少的钱。若对生活有要求,就会去写专栏。我最高的时候,一个月写20个专栏,2001年,一个月就能挣3万元,都发表在那些时尚杂志上。现在回过头看,没有多少价值,生活也弄得很琐碎。写小说,写完了有大块时间可以休息。我现在改零卖为整卖了。

      记者:写专栏,要练就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本事,你能透露一下秘诀么?

      赵赵:我把每句话都当成广告语写,还有那么一点搏出位的劲头。

      记者:为什么你说,不想再对别人的爱情指手画脚了?之前很多人喜欢你的专栏,你是得意,还是觉得也有误人子弟?

       赵赵:以前觉悟不高的时候会得意,后来自己看着那些话都觉得没道理。写的时候有很多问题,我自己也没想明白,都是急就章,有些就是胡说,误人子弟。写专栏其实挺不负责的,如果那些屁话哪怕有一个人信了,都可能让人走弯路。

      记者:现在社会冒出很多情感专家,你怎么看?

       赵赵:我早期写过很不检点的专栏,但人都有这个时期。不太会谁比谁更聪明,谁比谁更傻。我特烦有些情感专家,全是屁话坑人。

 

 

赵赵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 - 暗香盈袖 - 暗香盈袖

 

 

[另一半]

无期盼,就无大悲只有大喜

      记者:你找另一半的标准是什么?他在你生命中有多重要?

       赵赵:我自己的体会是,找到一个男性,能给你的生活带来互补的东西。我愿意相信:我的生命是一张锦,男人是锦上添的花。所谓锦上添花,就是没有他也没关系,也可以生活得很好,把希望全寄托在别人身上,会很可怕。男人在生命中到底有多重要?当然,他的出现令苍白变丰盈,他带来的悲喜都是花朵。但我始终还是强调自己,试着努力培养出自己让自己开心的方法,让这张锦上,有自生的暗花闪现。他来,好;他没有来,也好。做到自己好,那已经足够了,对身外的人无期盼,就无大悲只有大喜。

        记者:你觉得最理想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?最好的婚姻模式是什么?

       赵赵:高度默契,一句话没说完,对方就知道你所想,甚至你一个表情,对方就收到。当然这也有坏处,表达能力越来越弱,眼神就能交流了。最好的婚姻就是有个价值观相近的人,最少冲突地生活,保持好奇心,共同探寻世界乃至宇宙。

       记者:描述一下你自己的婚姻,你给自己打几分?

      赵赵:我们俩冲突不多,互相价值观一样,即使不做夫妻,也是最聊得来的朋友。我们之间有最惊人的相似。我给自己的婚姻打80分,我很谦虚的。

       记者:女人在20、30、40岁,对爱的理解都不同。若为每个阶段总结一句爱情感悟,它们分别是什么?

      赵赵:20岁的爱情像刀割,一回一道儿血,一回留个疤,反正年轻体力好,没事找事折腾呗。30岁的爱情有点猜谜的意思,不是说猜别人的,主要是猜自己,不能肯定,或者说不能下决心要进入到怎样的生活。40岁的爱情如阅读,和气,包容,自静其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